行行摄摄

2012宝岛台湾旅行见闻—寻访国军老兵

大陆人在台湾不会有身在异乡的陌生感,除了相通的语言和文字以及熟悉的街名,还有就是在六十多年前那场造成两岸分离的战争里,有太多的大陆家庭都经历过与亲人的痛苦分离,其中有些竟成了永别。

查了一下历史人口数据,49年大陆人口五亿,台湾人口600万,国足政府败退到台湾,总计带去了二百多万军民,占到当时台湾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那时每四个台湾人中就有一个大陆人,当时在台湾他们被叫外省人。如今,六十多年时间已经过去,当年的年轻军人,如今即使健在也己年逾八旬,他们的子辈和孙辈从小在台湾长大,成为了地地道道的台湾本地人。

离开垦丁,返回高雄,途中去了一个叫佳冬的小镇,那里有一个原国军空军的眷村。佳冬不大,就在垦丁与高雄的公路旁。下了大巴,并不知道那个国军眷村的具体位置,于是前往公路旁的警署打听,不知当地警员会怎样看待一个只身前来的大陆人。所幸还好,说明来意后,当班警员并不排斥,详细说明了去往那个眷村的路线。

2012年10月23日,台湾屏东,佳冬警署。这里的当班警员详细介绍了前往眷村的路线。相机:尼康D700;镜头:尼克尔18~35mm/f3.5~5.6.

从警署出来,步行二十来分钟即找到了那个国军空勤人员的眷村。所谓眷村,就是当年退守台湾的国军士兵和家属集中居住的地方,佳冬这处眷村主要是空军人员为主。当时为解决大量军人及家眷来台的居住问题,当局修建临时的安居处用于安置。在来台的早期,眷村是寄托人们思乡情绪的精神家园。很多来台大陆人的第二代都是从小在眷村中长大,眷村也是他们度过快乐童年的地方,在很多台湾名人的童年回忆里都有眷村的影子。因为眷村中的人们都是有着相同经历的大陆同乡和同袍,初到台湾,远别了故乡,大家之间就成了最可互相依靠的亲人,彼此之间互相帮助互相关心,于是形成了特有的眷村文化。

2012年10月23日,台湾屏东,佳冬镇前国军退役空军眷村,目前已经只有为数不多的国军老兵还住在这里。相机:D700;镜头:尼克尔18~35mm/f3.5~5.6.

2012年10月23日,台湾屏东,佳冬国军眷村。相机:尼康D700;尼克尔:18~35mm/f3.5~5.6.

如今的眷村己没有了当年的热闹,下一代的眷村人早已经融入了台湾当地的社会,去了台北和高雄这样的大城市中打拼自己的天地。留在眷村中的只有不多的几名老兵,平静的过着每一天,安度自己的晚年。在这遇到一名来自河南的老兵,六十年了开口还是纯正河南口音,丝毫未变。老兵快九十了,但耳聪目明,口齿清晰,几十年前的事情仍然记得清清楚楚。老人笑称我是大陆客,但只身一人来这里他倒是第一次见。佳冬眷村的老兵生后大多葬在高雄岗山的忠烈祠,也有不少老兵搬去了高雄。于是我赶往高雄,寻访下一位老兵。

要寻访的这位老兵住在高雄的桐梓,这里是台湾最早的出口加工区,类似大陆的深圳,始于七十年代,为台湾早期的经济腾飞贡献不少。老人住在一个普通的居民小楼里,但敲门之后,无人应声,听楼下邻居讲老人外出了,心中不免遗憾。正准备离去,赶巧老人却回来了。一番介绍后,老人知道了我的来意,非常高兴我能专程来看他。在老人家门口,老人给我讲了不少当年国军老兵的故事。

老兵姓陈,四川人,抗战时期响应当年蒋委员长“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的感召,投笔从戎,参加抗战,以身报国。由于文化素质相对较高,被选入空军地勤部队,从事技术兵种。45年抗战胜利,驻防上海;后在内战中辗转多地,49年同部队撤至台湾。初到台湾,大家以为短则两三年,长则四五年必能返回大陆,不曾想这一熬就是三十多年,直到八十年代中期台湾当局开放国军大陆老兵回乡探亲,老人才再次回到故土。只是离乡时还年轻的军人,返乡时己是花甲老人,让人感概万千!老兵离开大陆时还未成婚,但在四川老家己有意中人,来到台湾后一直未娶,也许当年他留有约定给对方,但在那样一个兵荒马乱的年代能为此而信守承诺一生,不禁让人由衷敬佩。听老兵说,像他这样情况的老兵,其实还有很多。

2012年10月23日,台湾高雄,楠梓加工区。国军老兵,胜利的手势。相机:尼康D700;镜头:尼克尔18~35mm/f3.5~5.6.

当天正值九九重阳,陈老伯约了当年几位同袍小聚,于是也邀请我一同前往,有幸能见到更多国军老兵,我便欣然前往。在一家普通的歺馆,我见到了这些老兵,都是八十多岁的老人,年纪最长的己有九十高龄,不过身体都还硬朗。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四川、湖南、河南、上海、江苏好几个地方。席间交谈甚欢,听老兵讲当年的故事。歺后与老兵们一一道别,祝这些老人们多多保重。

2012年10年23日,台湾高雄,重阳聚会的大陆国军老兵,来自不同的大陆省份,如今都是八十来岁高龄的历史老人。相机:尼康D700;镜头:18~35mm/f3.5~5.6.

2012年10月24日,台湾台北,故宫博物院。这是一面曾经的国旗,但在那个国人异常艰难的抗战年代,这面旗帜不知让多少人为之热泪盈眶,在淞沪抗战中苏州河边的四行仓库、在日机狂轰滥炸的山城重庆、在三次大捷的岳麓山下长沙城头、在迎来抗战胜利日寇签字投降的东京湾密苏里战舰上,作为抗战的记忆,这面旗帜将铭记中国人在抗战中的巨大牺牲和民族骄傲。相机:尼康D700;镜头:尼克尔35~70mm/f2.8.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