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摄摄

2013甘肃丝路之旅—鸣沙山下月牙泉

敦煌位于河西走廊的最西端,这里已经处于沙漠的边缘,距离敦煌城南不远就是连绵的沙洲。神奇的是,虽历经千年,沙漠始终与敦煌相安无事,尤其是城南沙漠中的鸣沙山和月牙泉,更是一道沙漠自然奇观。

2013年9月20日,甘肃敦煌,月牙泉。鸣沙山和月牙泉是敦煌仅次于莫高窟的景点,以沙漠景观为主,在一片流沙沙山中,有一处据说千年以上的泉池,泉池呈弯月状,因此得名月牙泉。相机:Bronica 120;镜头:Bronica 80mm/f2.8;富士Velvia 50。

鸣沙山的得名,是因为每逢大风飞扬之时,整座沙山会发出轰鸣之声,究其原因是因为风吹沙走,沙粒在运动中互相碰撞发出的声响。鸣沙山高约一百来米,沙山起伏,由于没有植被,每逢日出日落之际,阳光斜射,就会勾勒出沙山曼妙的线条轮廓,如果再有一支驼队走过,那就是一幅绝妙的沙漠风光图了。

2013年9月20日,甘肃敦煌,鸣沙山。鸣沙山公园大门正对的就是这座沙山,沙山在日出日落时间会被阳光勾勒出优美的线条。如今已经没有了当年行走在沙漠中的商旅驼队,取而代之的是旅游驼队,旅游当天正好遇上一位中央首长来鸣沙山,于是有幸见到这大队的景观骆驼。相机:勃朗尼卡120相机;镜头:勃朗尼卡250mm/f5.6;胶卷:柯达100VS。

2013年9月20日,甘肃敦煌,鸣沙山和月牙泉景区。日出中的沙漠驼队。相机:富士X20。

翻过鸣沙山,来到月牙泉边。这里四周均为沙丘环抱,然而却神奇的有一汪清泉静静的躺在沙丘之中,如同一轮弯月,因而得名。据考证,月牙泉的形成已有千年,虽然每年都有沙漠风暴肆虐,但始终未曾消失,不得不让人称奇。究其原因,尽管这里地处沙漠之中,但敦煌附近有一条党河流过,地表虽然干旱少水,但渗透到地下的水系却甚为发达,因此不断有水流补充到月泉之中。也正因此,泉水四周植被茂盛,水草、芦苇环湖而生;此外,还种植有胡杨、垂柳等树木,可别小看这些树木,这些树木种植年月也有百年以上的时间,据说是当年左宗棠平定新疆叛乱途中栽种的,因此又名”左公柳”。

2013年9月20日,甘肃敦煌,鸣沙山和月牙泉景区。沙山旁的一株胡杨,由于特殊的地质结构,鸣沙山中有一眼月牙泉,因此在沙山中央还有不少的林木能够存活,可谓沙漠奇迹。相机:富士X20。

2013年9月20日,甘肃敦煌,月牙泉。穿过沙丘来到月牙泉,泉池旁边还有一处寺庙,距今也有几百年的历史。相机:富士X20。

2013年9月20日,甘肃敦煌,月牙泉。倒映在清澈泉水中的古塔、芦苇和沙山。相机:富士X20。

如今的鸣沙山月牙泉风景区,除了神奇的沙漠景观可供游人欣赏,也是一个体验沙漠探险的地方,有着不少沙漠特色体验活动,比如骑骆驼、开沙漠车以及乘坐轻型飞机从天空一览大漠风光。

2013年9月20日,甘肃敦煌,鸣沙山和月牙泉景区。飞过景区上空的一架轻型动力飞机,如今的鸣沙山和月牙泉景区也是一个沙漠运动的乐园,乘坐这种轻型飞机可以从高空观赏这一沙漠奇观。相机:富士X20。

Standard
Uncategorized, 行行摄摄

2013甘肃丝路之旅—千年莫高窟

2013年9月19日,甘肃敦煌,莫高窟九重楼。敦煌莫高窟,我国四大石窟之首,兴建于北朝时期,后代不断兴建直到清代。以雕塑、壁画、建筑和经卷的极高艺术和历史价值闻名于世。相机:Bronica 120;镜头:Bronica 150mm;胶卷:富士Velvia 50。

敦煌是我此次甘肃丝路行的终点,也是这次旅行中最值得我期待的目的地。除了神奇的沙漠风光和雅丹地貌,更有浓缩了千年丝路传奇的莫高窟。敦煌附近多有石窟分布,其中莫高窟的名声最大。莫高窟位于敦煌城东三危山的崖壁之上,最早石窟开凿可以追溯到南北朝的西凉时期,之后各个朝代不断营建,唐代大道高潮,之后经五代、西夏、元直到清代仍有间断的修建。经过将近两千多年的营造,加之敦煌地处内陆戈壁沙漠的干旱气候条件,石窟雕塑和壁画大多较为完整的保留下来。虽然晚清和民初遭受西方探险队的劫掠,但不管国民政府还是新中国人民政府都投入了巨大的人力、财力和物力对这一国宝进行保护研究,使得今日民众得以欣赏到这千年文化珍宝。

2013年9月19日,甘肃敦煌,莫高窟。莫高窟修建于敦煌东的三危山上,与龙门和云岗类似,石窟一般修建于河谷中的山崖之上,只是由于气候变迁,莫高窟对面已经出现了沙漠,但一千多年以前,这里应该也是水流潺潺,绿树成荫。相机:Bronica 120;镜头:Bronica 250mm/f5.6;胶卷:富士Velvia 50.

2013年9月19日,甘肃敦煌,莫高窟山门。河西一带佛教寺庙传统风格的牌坊。相机:富士X20。

2013年9月19日,甘肃敦煌,莫高窟山门上的“莫高窟”题词。相机:富士X20。

2013年9月19日,甘肃敦煌,莫高窟景区外的飞天雕塑。相机:富士X20。

敦煌石窟艺术形式主要包括雕塑、壁画和建筑三类,先看雕塑。与云岗、龙门和麦积山石窟所开凿的山体为玄武岩不同,敦煌莫高窟所在的三危山山体为砾状岩山,无法进行大型石刻佛像的雕凿,因此大多是在山体的崖壁上进行石窟的开挖形成石室,室内进行泥塑佛像的雕塑。与石刻佛像相比,泥塑佛像的体积一般相对较小,但由于材料的可塑性强,因此造型手法更加灵活,富于想象力,佛像的手部、面部以及衣物的塑造更加逼真。

敦煌雕塑—-北魏时期造像禅定佛。早期雕像,主要是北魏时期,与唐代及以后风格明显不同,佛像风格还有很明显的西域民族的体态特征。

由于敦煌石窟的营建历经千年之久,也留下了各个时期风格各异的佛像造型。大体可以分为北朝时期、隋唐时期、五代西夏时期和清朝五个时期。最早的北朝各代,包括西凉、北魏、西魏和北周等各代,这个时期为中国历史上民族融合最为剧烈的年代,中国北方包括河西走廊一带为匈奴、鲜卑、柔然等北方游牧民族相继统治。因此这一时代的石窟建筑布局和佛像造型均与后世相比有着较大差异,比如人物的体貌和服饰方面,除了北朝统治阶层以游牧民族为主体外,这个时期也是佛教在中国传播的早期,佛教的表现形式还很大程度上直接继承着当时印度佛教的很多方面。

2013年9月19日,甘肃敦煌,莫高窟,盛唐时期石窟造像。北朝和隋唐时期的石窟造像布局多以一佛、二弟子和二菩萨及力士为主,这与云岗和龙门相似,可见当时从西北到华北在文化和宗教的沟通和交流上非常频繁。图片来源,明信片扫描。

北朝之后进入隋唐时期,这是莫高窟石窟营造的高峰时期,不仅在石窟的营造数量还是石窟的规模和内容上都是空前绝后。虽然隋代与唐代相隔时间不长,但在石窟艺术上还是存在明显的不同。隋代作为结束南北朝战乱纷争之后的统一中原王朝,兼容并蓄,石窟艺术明显吸收了南朝和北朝的艺术养分,石窟内的佛像造型也一改之前西域人士的面貌,开始呈现出东土人士的面貌特征和衣着风格。进入唐代,这是莫高窟发展的顶峰。这个时期的佛像开始普遍呈现出女性的相貌特征,并影响深远,此后汉地佛像基本与唐代相似。此外,唐代随着社会财富的积累和工匠技艺的提升,大佛的营建不在少数,比如莫高窟九层楼内的盛唐大佛和卧佛,这些在之前北朝和后世五代西夏时期不多见。除了莫高窟,洛阳龙门的庐舍那大佛也是唐代营建,包括四川乐山大佛和重庆大足石刻卧佛。可以说,大佛是唐代佛像雕刻艺术的代表作。莫高窟在唐代走向顶点与唐代尤其是盛唐时代的国力和对外政策密不可分。唐代国力强盛,社会经济发达,佛教在盛唐时期更是被皇室和贵族所普遍信奉,营建石窟,供养佛像成为当时上层社会的时尚;同时,唐代尤其重视同西域的贸易往来,河西走廊成为当时东西方贸易的大道,商旅不绝,敦煌作为丝路上的重要交通枢纽,更是成为汇聚东西的文化中心。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莫高窟在盛唐时期走向了发展的顶峰。

敦煌莫高窟,盛唐时期佛像,唐代开始佛像的造型风格已经与中原汉族的体貌特征非常类似。这座大佛与龙门石窟的卢舍那大佛非常相似。图片来源:明信片扫描。

莫高窟壁画,西魏狩猎图,早期北朝时期的壁画除了关于佛教起源的传说外,还有大量反映和记录当时民间生活的题材,对于了解和研究当时的社会生活有着重要的史料价值。图片来源:明信片扫描。

莫高窟壁画,北魏九色鹿神话传说,神话传说也是莫高窟壁画的主要内容之一,这个九色鹿传说壁画以连环画的形式讲述了一头神鹿与一位国王偶遇的故事,告诫人们需要诚实守信,也算一种社会道德的教育形式。图片来源:明信片扫描。

莫高窟壁画,隋代飞天。飞天是敦煌壁画最具代表性的内容,某种程度上也成为了敦煌莫高窟壁画的象征。莫高窟壁画从北朝一直到唐代都有飞天的内容,各个时代的飞天风格略有不同,总体上唐代以前的飞天线条更加简洁,强调协议,画风朴实。图片来源:明信片扫描。

莫高窟壁画,盛唐时期,胡商遇盗图,反映当时丝绸之路上的各种艰难险阻。图片来源:明信片扫描。

莫高窟壁画,中唐乐舞图。唐代的莫高窟壁画,在壁画风格上更加细腻写实,从这幅乐舞图中可以想见唐代文明的繁华,图中的各类乐器也为研究唐代音乐和乐器提供了研究的素材。图片来源:明信片扫描。

榆林窟壁画,西夏水月观音图,莫高窟及其附近榆林窟中也保留了少量唐代以后的壁画。唐代以后,莫高窟的洞窟营造整体数量开始减少,但在五代、西夏、元代和清代仍然有少量营建。尤其是西夏时期的壁画和石窟,对于史料记载甚少的西夏历史和文化研究都是非常难得的实物史料。图片来源:明信片扫描。

唐代以后,中国历史又进入了一个战乱纷争的年代,莫高窟所在河西走廊地区先后经历五代、回鹘、西夏和蒙元时期,虽然各代还断断续续进行了新窟开凿和老窟翻建,但整体上开始逐渐衰败,所幸这一时期虽未大规模继续营建,但也未遭破坏。其中回鹘、西夏时期的几个不多洞窟更是为后世研究这两个少数民族政权的历史提供了难的的文物资料。

明代,中原汉族政权的统治止步于嘉峪关,敦煌孤悬关外数百年,直至清代方重新与中原内地恢复正常的商贸文化交流。但此时的莫高窟已经难以再现先前的辉煌,甚至遭到西方文化强盗的洗劫,大量壁画、雕塑和文献流始于海外,成为中国文化的伤心之地。

所幸一批有识之士和敦煌文化先驱及时认识到敦煌莫高窟珍贵的文化价值,成立了敦煌研究院,历届政府均拨专款对莫高窟进行保护和修缮,即便在最艰苦的抗战岁月和新中国建国之初,也未中断。今天,作为后人我们还能欣赏到这千年的艺术珍宝,一方面是古人创造了这一艺术宝库,另一方面也要归功于为保护敦煌和研究敦煌而奉献一身的敦煌学者和工作人员,是他们甘于寂寞,在这西北大漠之中为我们守护住了老祖宗留下的这无价艺术宝库。在莫高窟对面的沙山之上,有一个不大的墓园,安放着包括第一位敦煌研究院院长在内的数十位敦煌学者,他们为敦煌奉献了一生,生后也将永远的守护着莫高窟!

2013年9月19日,甘肃敦煌,莫高窟前沙漠中的敦煌研究院工作人员墓地,包括研究院首任院长常宾鸿,生前呵护这这处中华文明的宝藏,生后也守护在这里,不离不弃,让人由衷敬佩!相机:富士X20。

Standard
行行摄摄

2013甘肃丝路之旅—奔向敦煌

离开嘉峪关,继续西行,前往这次甘肃丝路之行的终点--敦煌。敦煌,地处河西走廊的最西端,也是丝路上最为重要的一个交通要道,一路西去的丝路到敦煌之后,分为两路从天山南北通往西域腹地。因此,敦煌自古就是丝绸之旅上东西方文化的汇聚之地,据说几乎亚欧大陆的所有古老文明都能在这里找到遗存,而这样的地方世界上只有敦煌。

嘉峪关到敦煌,沿着G312国道向西,先要经过瓜州,古代也叫安西,唐代安西都护府就设在这里,类似现在的大军区司令部,也是历史悠久的古城。到瓜州离开312国道转向西南,继续前往敦煌。从瓜州到敦煌这一段公路,所经地区都是茫茫戈壁,相比312国道,由于很少人工设施,沿途景色更加苍茫亘古。由于这里已经距离新疆很近,因此日落时间相比内地要晚将近两个小时。晚上七点正好赶上戈壁落日的壮丽景象,苍茫大地,一轮红日,唐代古诗”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不就正是这样的景象吗?那天正好农历八月十四,西边落日,东边还有一轮满月,真是日月同辉。一路听着具有浓郁西域风格的敦煌民乐,欢快鼓点的伴奏下仿佛眼前就是一部风光大片。心更是早已飞到了敦煌!我想古代商旅经过漫长的旅程即将抵达敦煌时,也许也会有类似的心情,虽然敦煌不是他们旅程的终点,但在敦煌可以进行充分的休整和补给。

进入敦煌,虽然从市容和建筑来看,这里已经和内地大多数城市风格类似,但还是能找到不少敦煌元素。比如,市中心的反弹琵琶雕塑、飞天造型以及以古地名命名的沙州市场,等等。沙州市场的夜市是游人扎堆的地方,这里美食、纪念品、土特产、音乐和酒吧等一应俱全。九月的敦煌,天气还算凉爽,露天的美食街游人如织。来上一瓶冰镇的西凉啤酒,点上一盘清真烤肉,洗去一路旅程的疲惫,彻底的放松。偶尔也会与陌生的游人聊天,各自讲述旅途中的见闻趣事,敦煌是大家共同的话题!

2013年9月19日,甘肃敦煌。沙州市场大门,敦煌古称沙州,是河西五镇最西边的一个城市(从东到西分别是凉州、甘州、肃州、瓜州和沙州)。相机:富士X20。

2013年9月19日,甘肃敦煌,市区内的反弹琵琶雕像,这是敦煌壁画中代表,如今作为这个城市的象征。相机:富士X20。

2013年9月19日,甘肃敦煌,清真寺。相机:富士X20。

2013年9月19日,甘肃敦煌,清真寺。相机:富士X20.

Standard
行行摄摄

2013甘肃丝路之旅—序言

序言

古代丝绸之路,东起古代中国的长安(今西安),向西经过河西走廊,穿过茫茫戈壁和沙漠,翻越葱岭后经欧亚大陆腹地抵达古代的天竺(今印度)、波斯(今伊朗)、阿拉伯和欧洲罗马,将东西方文化连接起来。穿过两千多年历史长河的丝路,是东西方文明交汇的沿途留下了很多古代文明的历史遗存,璀璨多彩的丝路文化,不断吸引着后人对这条古代大道的向往。

丝绸之路地理路线图(图片来自百度百科)

自己对丝绸之路的神往,源起于1988年,当年有一部日本电影《敦煌》在中国上映,影片中的大漠戈壁、金戈铁马以及神秘的石刻壁画一下就深深吸引了还是少年的我,当时就幻想自己也能像影片主人公赵行德那样深入大漠去探访一下这条神奇的丝路。大学时期,得益于学校图书馆的馆藏图书,使我对中国三大石窟(洛阳龙门、大同云岗和甘肃敦煌)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当时的计划就是去游历这三座石窟,并在大学期间分别去了龙门和云岗,唯一留下敦煌至今尚未造访。但比较而言,敦煌的艺术价值和文化遗存无疑更为丰富,因为除了气势恢宏的石刻造像外,敦煌还有着精美绝伦的壁画艺术和浩如烟海的文献,正因为敦煌艺术的内涵之丰,在国内外产生了一门专门研究敦煌的学问--敦煌学,每年有大量的学术论文和书刊在全世界各地发表和出版。

1988年,一部日本电影《敦煌》,在中国放映,让很多人知晓了敦煌。

于是,带着对敦煌的神往,在2013的秋天踏上了我的丝路之旅!

Standard